——-写于良知媒体正式运行日

当此中国即将巨变之际,做为中国人权民主斗士,我们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做;而现在网络又如此发达,我们为什么还要创办一个网络媒体呢?做为良知媒体创办人,我有几句话不吐不快。也算是给发出这一疑问的支持我们的朋友的一个统一回复。

我二十多年前来到美国。当时无论是西方主流媒体还是海外中文媒体,基本上都是推崇自由民主,反对专制独裁的。我们的声音很容易发出去。我们的活动曾被广泛报道。我本人还曾在一些媒体担任特约评论员,发表文章数百篇,接受过无数次采访。那时候网络远远没有现在这样发达。后来随着网络的普及和信息的传播,中共意识到网络对他们的统治地位构成了威胁。于是他们开始全方位封锁对他们不利的信息,尤其是海外的信息。我们的声音基本被他们屏蔽。

与此同时,他们开始了一个被称为“大外宣”的计划,对海外媒体进行全方位渗透和收买。据了解,他们每年直接用在大外宣上的经费就超过1000亿元。这笔经费对于为数不多的海外中文媒体来说,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因此一些本来就因为网络的冲击而处境窘迫的传统媒体主动向中共示好,以减少甚至停止报道与中国人权民主有关的新闻换取中共对他们的利益输送,如通过中资企业给他们注资、大量刊登广告甚至直接购买他们的版面用来为中共涂脂抹粉。而对于无法以这种方式收买的海外媒体,如西方政府创办的媒体,他们则采取渗透的方式来达到逐渐掌控的目的。事实上,他们的策略是成功的。经过十多年的收买和渗透,海外中文媒体基本上已被中共掌控。有些媒体直接由中共委派的人担任主编,重要新闻必须经过中共有关部门批准才能发表。甚至连西方国家创办的媒体,现在也基本沦陷。这些媒体被中国大陆民众戏称为中共海外喉舌、中共之音。

最令人悲哀的是,一些海外反对派阵容创办的媒体怯于中共的淫威,也逐渐像许多港台媒体一样学会了自律。他们尽量不去踩中共的红线。而中共的红线越来越多,于是他们逐渐画地为牢,固步自封。久而久之,他们发出的已经不再是良知的声音,而更像是被主人遗弃的怨妇的哀嚎。他们一方面表达不满,另一方面又怕主子翻脸。主子的一个眼神就能让他们惊恐不已。因此,海外传统反共媒体基本上都属于小骂大帮忙的性质。而中共对于他们的表现非常满意,不仅乐见他们的存在,甚至还会通过某种方式给他们间接输血。这些媒体一方面扮演着为中共专制政权维稳的角色,一方面继续从促进人权民主的西方机构获得资助。他们和他们“反对”的中共可谓皆大欢喜。唯一的受害者是一直被蒙在鼓里的千千万万的高墙内的不明真相的中国读者。他们渴望的是自由民主的气息,得到的却是被自由民主包装的有利于中共维稳的有害信息。

这些年来,我们这些坚定的反暴政争民主的人权民主斗士的声音已被所谓主流媒体彻底封杀。而那些被中国民众视为大五毛的专制拥趸者却反而成了他们的座上宾。他们宁愿被民众唾骂,也不给我们提供发声的机会。更加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前年我在台湾时几乎所有的主流媒体都集体噤声,连我遭到台湾亲共势力暴力攻击都不敢报道。于是我痛定思痛,决定联合海内外有识之士筹办属于我们自己的良知媒体。我们不追求任何经济利益,不谋求任何机构的资助,我们唯一的目标和宗旨是为深受中共欺凌和愚弄的中国人发出良知的声音,向中共暴政说不!我们相信,哪怕最后只剩下一个人敢于发出良知的声音,人类的良知就有可能被唤醒。

此为序。

唐柏桥
良知媒体创办人

2018年9月4日